正文

京津“双城联动”引领京津冀协同发展(上)

2016-03-02 13:02:00.0分类:学术著作  来源:原创
京津“双城联动”引领京津冀协同发展(上)

   1、京津双城联动和京津冀协同发展开启了新常态下中国区域发展全新开局。

     经济发展新常态下,我国区域间、区域内部发展的协同性增强,经济一体化进程加快,区际关系由“竞争大于合作”向优势互补、合作共赢转变,新的增长极和发展机制正在形成。今年四月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的《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为京津双城联动发展和京津冀协同发展指明了方向,开启了中国区域发展全新开局。 北京和天津是京津冀地区协同发展的两大引擎,处理好京津关系对于京津冀协同发展至关重要。在很长的一个历史时期,京津关系一直是“竞争大于合作”。原因之一,两个特大型城市互争经济中心,各搞“自种自收”的经济体系。这是区域市场分割背景下“城市主义”的功能定位使然,缺乏开放的区域主义全局观。

    习近平2014年11月9日在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主旨演讲“时代需要大格局,大格局需要大智慧。坚持开放的区域主义理念。” 习总书记要求自觉打破自家“一亩三分地”思维定式。2013年5月他在天津调研时提出,要谱写新时期社会主义现代化的京津“双城记”;2014年2月在北京调研时提出,解决好北京发展问题必须纳入京津冀和环渤海经济区的战略空间加以考量。这种大思维、大格局是区域主义的发展观。,它将有助于开启了新常态下中国区域发展全新开局。
 
    2、北京亟待疏解非首都功能、调整人口规模;天津发展需要注入新动力、引入新资源。

   “双城联动”是京津两个特大城市发展的内在要求, 作为全国的科技创新中心,北京自身创新能力的带动辐射、科技产业高端化以及现代服务业高级化需要依托于周边。一方面,北京新定位使之对区域的依赖性增强,其拥堵和环境优化需要在更大空间化解;另一方面,城市发展正在由被动的控制城市规模转向为主动的疏解和削减过度集中的城市功能,其诸多功能需由周边城市补充或承担。
     比如,北京的商务需要以世界级的港口为依托、高端化的科技需要先进制造业配套加工体系的支撑。又如,北京的金融功能侧重于管理和宏观调控,而金融产品、资本市场不发达,这也需要天津滨海新区的金融运营创新来助力和补充。 天津作为全国先进制造研发基地和北方国际航运核心区引领和服务周边区域的发展。然而,这一引擎在诸多方面已感乏力,需要更多的吸取和借助外部资源。为此天津及滨海新区提出“借重首都资源加快天津发展”的战略思路,试图通过引入首都优质资源来提升产业水平、培育新增长点、创造新优势。

      3、京津关系不仅是“承接”关系,更要突出“对接”关系,应作足“对接”这篇大文章。

    北京和天津的功能定位是分工和互补关系,京津双城是区域协同发展的主引擎。“对接”的实质是“一核双城”共同体的强强对接、优势互补,也是先进产业链条、现代服务网络和开放市场网络的共建。 北京现代服务业结构拥有区域内各城市无法比拟的四大优势:科技、金融、商贸、空港。而天津现代产业体系也有区域内领先或强势的优势:先进制造、金融运营、航运。京津产业关系更多的体现为上下游、前台与后台以及相互支撑关系。 京津双城应作好五个“对接”:科技创新与先进制造研发对接、金融管理与金融运营服务对接、商贸总部集中地与航运集聚地对接、空港(首都新机场)与海港对接、政治文化中心与改革开放先行区对接。
                                                    (载《改革》2015年第8期)  
阅读(363) | 收藏 | 打印
[发表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