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京津“双城联动”引领京津冀协同发展(中)

2016-03-02 12:59:00.0分类:学术著作  来源:原创
            京津“双城联动”引领京津冀协同发展(中)

    4、天津既要讲“借重首都资源”,又要重视“助力首都发展”。
    在双城间的借力与助力实质上是京津双方扬长避短、优势互补的过程。把握好借力与助力的互促关系,探索双城发展的协同结合点,是京津互促互动、协同共赢的必然选择。

   “借重首都资源”已成为近年来天津创新发展的重要思路。同时,围绕有序疏解非首都功能这一战略核心,天津还应提“助力首都发展”,“助力”既包含有序疏解和缓解“拥堵”,也包含通过承接来助推北京解决“大城市病”,还包含疏解到天津的非首都功能和产业有更好的发展前景。 将“借重首都资源”和“助力首都发展”作为协同发展的新思维,使之成为区域产业体系和创新共同体构建的共识,成为“京津联动”关系和同城化的行动取向。这既凸显了中心城市拓展、辐射、带动及对周边地区包容式协同发展作用,又体现了天津主动融入区域空间布局,为首都功能疏解和区域空间布局优化提供空间和载体的战略取向。

   5、“双城联动”既要提升“转移承接效应”,更要放大“联动协同效应”。

    在京津冀三地的各类战略规划和研讨中较多的关注和强调“转移承接效应”,并对北京产业转移和非首都功能疏解抱很高的期望,而对“联动协同效应”重视不够。京津冀协同发展不是单一效应,而是两种效应的集合。

    “转移承接效应”是通过资源和要素在更大范围的流转和再配置的效果,它将优化产业结构和产业水平并释放出更大的效益。北京的部分产业外移并在天津、河北等地“落地”无疑会优化区域产业布局,减轻北京的“拥堵”压力、提升首都核心功能,带动津冀的产业发展。 而“联动协同效应”则是指要素不流转或较少流转情况下的再配置,它是一种“1+1>2”的效率,是激活隐性资源,是协同各方共同发力释放能量的过程,与产业转移相比,它的释放点更多、可拓展的领域和空间更大。做足联动协同这篇大文章对于各区域协同发展具有重要示范意义。

     从京津联动的实际推进看,北京的产业转移承接多为存量调整,转移过程是有成本的且涉及各方的益损得失,因而实施起来会有一定时滞和难度。比如,北京部分制造业和商贸批发业的外移遇到“业走人留”在岗工人的安置和再就业问题,平稳有序的疏解过度密集的城区人口需要时间和创造新的迁入条件。而联动协同则更强调将各方隐性资源激活,是一种使各方共同发力释放的共赢效应,比之产业转移更易操作和实施,效果也更直接更明显。

    比如,为优化京津冀区域港口和交通布局,天津港集团与河北港口集团共同出资组建了渤海津冀港口投资发展公司、京津冀共同出资成立城际铁路投资公司,协同推进交通和基础设施的建设。这种港口对接、基础设施互通的协同并不需要大规模转移产业和要素,既便捷又利于操作。又如,三地商务部门共同制定“市场合作和商务行动方案”,打造法制化营商环境、开展跨地域执法协作;在口岸建设方面,三地企业自主选择报关报检、纳税和货物验放地点,构建统一通关业务模式。这种互联互通所释放出的协同效应使各方都受益。
载《改革》2015年第8期)   
阅读(286) | 收藏 | 打印
[发表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