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京津冀呈“一极多点”增长特征

2015-03-29 16:23:00.0分类:个人随想  来源:转载
                        京津冀呈“一极多点”增长特征

      2015年3月8日,主题为“再谈京津冀:新的经济增长极在哪里”的凤凰城市沙龙在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举办。专家学者、企业领袖于2015全国两会之际,热议中国新经济形势下的京津冀协同发展。

      作为“挺滨派”代表,南开大学滨海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周立群的观点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京津冀呈现出“一极多点” 周立群认为,当京津冀协同发展历时一年后,正由“竞争大于合作”走向了“新竞合”,尤其是分工与合作,使地区整个格局发生了深刻变化,即,三地之间良性的互动真正开启了区域协同发展的新开端。 

       当被问及在京津冀区域内部,新一轮增长极在哪里,周立群认为,京津冀区域有别于长三角和珠三角,它是一个“一极多点”的竞争格局和增长格局,显现出三种形态:链条式的增长极、板块式的增长极和彩图式增长极。

      据周立群介绍,链条式的增长极——就产业的链条来说,最高端是在北京,而中高端是在天津,尤其是滨海新区,而中下端在河北。 板块式的增长极,周立群解释,京津冀的北部将在旅行、养生、休闲等产业和事业上发展,主要集中在河北的承德、张家口以及秦皇岛。终端更多是制造和研发,而这个区域越往南走,制造包括重化工业比重会越多,由此形成了不同的板块,这个不是就单一产业来说的。彩图式增长极,则意味着在区域融合发展,协同发展中,会根据地区的分工、比较优势而分布。

       “产业增长极在不同区域,未必在北京,也未必在天津,或天津的滨海,它或者链条式,或者板块式,或者是彩图式布局区域,总体托起这个区域一极多点的增长格局。”周立群总结道。 

     “京津石”次序不可颠倒 放眼“十三五”,周立群预测,这一阶段,京津冀将三足鼎立,并且“京津石”次序不可颠倒。他认为,北京不仅仅是京津冀的中心,而是全国的乃至全世界的中心,如要破解自身难题,避免衰落命运,北京须做到“外移外拓”。 他指出,天津在现代制造和航运物流方面是京津冀的“老大”,但是能否做大做强,必须“横接纵联”,“横接”也就是和北京对接,即“滨海新区和中关村”对接;纵联则是和曹妃甸以及南面的黄骅港对接。

      提及“京津石”,周立群表示,其中的石家庄将起到“北接南带”的功能,向南放眼,带动中原经济区的发展。 周立群判断,未来五年,京津冀协将经历结构优化,产业和城市功能优化,这一过程中,北京或走在前列,而在产业升级速度上,天津则可能走得最快,同时,发挥后发优势,带动多方资源的则是石家庄。 自贸区将赋予助天津“大胆闯”机遇 谈及时下备受热议的自贸区“争夺战”,周立群说,北京是总部高度集中的城市,集聚优质要素,但是这些总部的国际化指数不高,即能级和水平不高。

       因此,他预测,天津如借助自贸区机遇,未来或将看到越来越多的位于北京的总部在天津落户。  
      周立群将京津冀的关系比如中国象棋,他说,北京的功能是“士”、“相”,“士”不能出框,“相”不能过河,但是在这一过程中,如果北京不“走出去”,不去扮演“马”和“车”的功能,则将面临很大的挑战。 天津则被周立群比作中国象棋里的“车”,“马”。他认为,天津改革的步伐可以更快,自贸区就意味着要大胆闯,相关法律也将会有所制定,关键在于敢不敢试闯,这一过程中要学习当年的深圳和浦东。 “河北是炮和卒,未来的前景是跳跃式发展。”周立群认为,相比京津,河北的市县区比较落后,但是一旦卒过了河就不得了。因此,河北既要有炮的勇气,同时还要有卒的耐性。 

       两难之中的天津 周立群认为,天津目前处于两难境地,目前发展阶段的典型特征是“三高”——高增速,高投资,高集聚。这个特征是因为天津在中国东部是后发城市,处于爬坡期,不能降速。因为处于两难之中,所以天津的发展不会像前几年那样一帆风顺,快速发展的过程中,问题会出现。 “以前突出的是快慢,现在面临的使命和任务是要求‘结构优’,处理快和优的关系,是天津必须破解的一大难题。”周立群说,他认为,天津应坚持“优”字领先,尽可能以较快的速度发。 

      虽为“挺滨派”,周立群同样关注河北。他强调,当前,“治霾”已经破冰,河北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做出,北京做出了巨大努力,天津的努力更大。他认为,未来河北不能靠中央财政和补贴,也不应该由京津反哺所赋予。而要以创新的思路解决问题,如引入社会乃至国际的资源成立产业转移基金,生态补偿基金等。他认为,雾霾治理不是拯救河北,这是拯救我们所有。
阅读(452) | 收藏 | 打印
[发表评论]

评论